党委宣传部 主办     师大首页  | 校务信箱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新闻 » 学校要闻

诺奖得主杰拉德·特·霍夫特教授受聘我校荣誉教授并与物电学院师生座谈

2018年05月15日 09:58:40    作者:何鑫 庄芸蕾    来源:新闻中心    审核:彭静    终审:

  5月14日,199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乌得勒支大学杰拉德·特·霍夫特教授及夫人应邀访问我校,校党委书记丁任重与其会面,校党委常委、副校长高中伟陪同。

  下午,丁任重在狮子山校区七教A区六楼会议室会见了杰拉德·特·霍夫特教授,并为其颁发我校荣誉教授证书,杰拉德·特·霍夫特教授与师生代表进行现场座谈。高中伟主持座谈会,学校相关部门、学院负责人及部分师生代表参加会议。


座谈会现场

  丁任重代表学校对杰拉德·特·霍夫特教授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并向其简要介绍了学校概况。他说,改革开放以后,学校紧跟时代步伐,目前已经同世界上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80余所院校和教育机构建立了广泛的学术交流与人才培养关系,学校全体师生员工正在国家“双一流”发展战略指引下,为进一步提高教育教学质量和科研水平,为实现学校的发展目标而努力奋斗。学校今后将进一步加强同杰拉德·特·霍夫特教授的联系,希望杰拉德·特·霍夫特教授能对学校物理学科的建设与发展提供更多的帮助和指导。

  丁任重向杰拉德·特·霍夫特教授颁发我校荣誉教授聘书,代表学校向杰拉德·特·霍夫特教授赠送雕刻有孔子塑像和成龙校区图书馆的铜制纪念品。


校党委书记丁任重(左)为杰拉德·特·霍夫特教授(右)颁发聘书

  杰拉德·特·霍夫特教授对四川师大的盛情邀请表示衷心感谢。他诚恳而高兴地说,四川师范大学成立于1946年,至今已经走过了72年,很巧的是自己也是在这一年出生,所以我和川师大是同岁的。杰拉德·特·霍夫特教授说,遇到很多良师益友是自己一生中非常幸运的事,他们帮助自己认识世界,促使自己对科学研究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祝愿同学们在人生中也能遇到各自的良师益友,并通过学校和导师的帮助在科学研究的道路上一路前行。

  杰拉德·特·霍夫特教授同我校物理与电子工程学院师生代表进行了座谈,师生代表们围绕黑洞理论的相关研究和杰拉德·特·霍夫特教授的科研经历等方面展开提问,现场交流热烈而深入。“您觉得黑洞理论存在的挑战和未来的发展是怎样的?”“理论物理研究的价值应该如何体现?”“您是如何提出‘维数正规化理论’的?”杰拉德·特·霍夫特教授认真听取师生们的提问,进行了耐心详细的解答(具体内容详见后附的《座谈会实录》)。

  
  与会人员合影

  杰拉德·特·霍夫特简介:

  杰拉德·特·霍夫特,乌得勒支大学教授,1999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20世纪中后期最重要的理论家之一。他的叔祖是1953年诺贝尔物理奖得主弗里茨·塞尔尼克。霍夫特和他的老师韦尔特曼因70年代作出的“阐明物理学中电弱相互作用的量子结构”方面的理论研究成就而获得1999年度诺贝尔物理奖。他们的计算理论使粒子物理有了更牢固的数学基础,尤其是可以用他们的理论来更精确计算物理量.霍夫特所取得的成就开通了设计新一代“量子计算机”的道路,这种计算机可以完成现代计算机耗时几千年才能完成的工作。1979年获得美国物理学会丹尼-海涅曼奖。1982年获得沃尔夫奖,同年成为荷兰科学院院士。

杰拉德·特·霍夫特教授与我校师生座谈实录

  物理与电子工程学院教师赵国平 :自从黑洞理论提出以来,它立即成为科学的热点并彻底改变了我们对宇宙的看法。然而在2014年,一位来自北卡罗来纳大学的科学家质疑黑洞理论并宣称黑洞并不存在, 同时,斯蒂芬-霍金先生修改了他的黑洞理论。您如何看待这些挑战? 您对黑洞理论的未来如何看待?

  杰拉德·特·霍夫特教授:首先谢谢你的提问。我们都知道,对于同一个事物,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霍金的黑洞理论是一个不断发展成熟的理论,科学也需要不断地吸收进步。我们有的时候也会自问,这个研究方法是对的吗?黑洞真的存在吗?有幸经过霍金的证明,黑洞理论确实存在,确实有物质从黑洞中辐射出来。

  物理与电子工程学院教师王涛:用物理方法讲,我们可不可能通过扭曲的时空从一个星系到达另一个星系,如果有可能,需要什么条件或技术?

  杰拉德·特·霍夫特教授:一个星系穿越到另一个星系,听起来不无可能。但是根据科学理论和实践,我非常遗憾地告诉你,我们不能实现这一奇迹。原因有三。其一,根据霍金的狭义相对论,速度在理论上达不到光速,何况穿越星系要求的速度远超光速。其二,任何接近黑洞的物体都会经历剧烈的变化,尽管黑洞本身几乎是静止的。由于黑洞本身特性,人体在接近黑洞时会被撕裂。其三,假设我们成功地进入了黑洞,我们会发现在黑洞内部,时间过得很慢,我们可能会被滞留在黑洞中,无法摆脱。因此,理论上说,穿越星系是违背自然规律和科学原理的。

  物理与电子工程学院教师何林:真实的物理世界是复杂的,而理论物理模型相对简单,在这个Gap存在下,如何体现理论物理研究价值,理论物理应该探究什么问题?

  杰拉德·特·霍夫特教授:真实的物理世界确实非常容易使人困惑,但是将单个模型分离出来,就能达到研究目的。通过爱因斯坦和我自身在理论研究方面的经验表明:理论物理模型确实有研究价值,我们希望理论物理最终能在成千上万的实验基础上建立起一个独一无二的模型。

  物理与电子工程学院研究生王世雄:尊敬的霍夫曼教授,我想问您一个简单的问题。您是如何提出“维数正规化理论”的?

  杰拉德·特·霍夫特教授:科学研究的常规方法是首先将一个问题拆分为许多个小问题,再逐一解决。你可能会疑惑,这些问题一开始看起来十分荒诞。但是任何理论的提出都是从提出问题和疑惑开始的。在经过计算,尝试,观察,修正,如此循环,最终也许能得出一个有意义的结论。在提出维数正规化理论的过程中,我试图通过极限的算法,比如取一个无线趋近与4的数,3.99999来进行计算。下一步是,当我们得到一个一般结论时,我们要过渡到细节的证明。但是有的时候,只需要证明等式无限接近于成立,即使有的细节不能成立,也不影响理论整体的真实性。

  王世雄:我听到过一个关于您的轶事。在1972年的时候您就提出了“渐进自由”理论。但是您并没有将之公诸于世,仅仅在一次小型研讨会上有所分享。隔年这个理论被另一个科学家发表了,他的结论与您完全一致,并凭借这个理论获得了诺贝尔奖。我很好奇,您当时为什么没有发表这个理论。

  杰拉德·特·霍夫特教授:这是个好问题,也是我自己略感遗憾的一件事。我的确应该将它发表,只不过当时我还年轻,认为那个理论还可以更加完善。因为我认为还有的小问题并没有解决。不过还好,我后来也得了奖。但我想说的是,尽管很遗憾没有第一时间发表,因此错过了一些机会,但是我认为自己已经做到了尽善尽美。

                       (翻译:黄蓓蕾,熊文莉,刘炎铭,高新)

( 阅读:1179人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