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委宣传部 主办     师大首页  | 校务信箱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新闻 » 学校要闻

菲尔兹奖得主Zelmanov受聘我校荣誉教授并与师生座谈

2018年03月29日 14:56:14    作者:何鑫 胡宇 苏可儿 翻译:王珺 李娟 曾洁 苏航    来源:新闻中心    审核:邓希雯    终审:新闻中心

  三月,春回师大,万物复苏。28日,学校迎来了1994年菲尔兹奖获得者、美国加州圣地亚哥大学Zelmanov教授。

    下午2时,校党委书记丁任重在狮子山校区七教A区五楼会议室会见了Zelmanov教授,并为其颁发了学校荣誉教授聘书。副校长高中伟参加会见,学校相关部门及学院负责人陪同。


校党委书记丁任重与Zelmanov教授会谈


校党委书记丁任重(右)为Zelmanov教授(左)颁发学校荣誉教授聘书

  丁任重代表学校对Zelmanov教授表示热烈欢迎,并简要介绍了学校概况。他说,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学校紧跟时代步伐,在国际化建设方面取得了重大进步,目前已与世界上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80多所院校和科研机构建立了广泛的学术交流和人才培养关系,其中包括十多所美国大学。数学学科是我校传统优势学科,聘请Zelmanov教授作为学校荣誉教授是推进数学传统优势学科建设的重要举措,必将引领学校相关学科的建设与发展,促进我校对外交流合作迈上新的台阶。希望Zelmanov教授今后能对学校数学及相关学科的发展提供更多的帮助和指导。


座谈会现场

    Zelmanov教授对四川师大的盛情邀请表示感谢。他说,四川师大肩负着培养教师的重大的使命,非常高兴来校与师生交流,期待通过交流,把自己在数学学科领域上的相关研究情况同大家分享。

  丁任重向Zelmanov教授颁发我校荣誉教授聘书,代表学校向Zelmanov教授赠送雕刻有孔子塑像和成龙校区图书馆的铜制纪念品。

  Zelmanov教授在七教A区六楼会议室同我校数学与软件科学学院、物理与电子工程学院以及计算机科学学院师生代表进行了座谈。高中伟出席座谈会,学校相关职能部门及学院负责人参加会议。座谈会由学校科研处处长何诣然主持。


与会人员合影

  何诣然向参加座谈会的师生代表简要介绍了Zelmanov教授的个人情况、学术经历及科研成果。

  师生代表围绕数学学科相关知识与未来发展、Zelmanov教授的科研经历等方面进行交流提问,问题包括“古典代数与新型代数的关系”“如何解决数学研究过程中出现的困境”“群论和几何之间的关系”“在科学研究与生活之间如何进行平衡”“未来数学的发展”等,问题涉及学术理论与实践应用等各个层面,Zelmanov教授一一进行了解答(具体内容详见《座谈会实录》)。

  Zelmanov教授简介:

  Zelmanov教授于1981年获得前苏联新西伯利亚大学博士学位,1985年在列宁格勒大学获得博士学位(Habilitation)。Zelmanov教授现任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讲席教授。美国科学院院士和美国艺术科学院院士。他于1994年获得数学界最高奖—菲尔兹奖,在非交换代数领域作出了卓越的贡献。曾任教于美国威斯康辛大学、芝加哥大学和耶鲁大学。Zelmanov还获得法兰西学院奖章,西班牙皇家科学院外籍院士,韩国科学院外籍院士。

座谈会实录

  数学与软件科学学院杨晓梅:我知道您的研究领域是代数,那么请问您认为古典代数与新型代数有什么关系呢?以及您能具体谈谈您的研究领域吗?

  Zelmanov教授:这个关系阐述起来还是相对复杂的,这两个领域相辅相成的,很难孤立来谈某一个问题。

  数学与软件科学学院杨晓梅:在数学领域中有许多几何问题,可以用代数理论来解答吗?您觉得代数与几何有什么关系呢?

  Zelmanov教授:总的来说,数学是一个统一体,不能孤立而论。有时候很难把代数理论运用于几何理论。我们不能说是哪一个去支撑哪一个,但是我会在稍后一个小时的讲座中去阐述。

  数学与软件科学学院李俐玫:您为数学领域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是什么促使您去做那些关于数学的多元化研究的呢?是您的兴趣所在呢,还是有其他的因素?

  Zelmanov教授:俄罗斯人也很喜欢提这种类似的问题,如我在莫斯科等地都遇到过相似的问题。我不是专门致力于去解决某一个问题,而是在生活中我不断地去探索回答自己所遇到的一系列问题。同时,你必须要说服自己去探索这些问题,而不是去在意别人的眼光。最终你就会得到成功的机会。

  物理与电子工程学院苏威:您觉得非结合代数与新型代数之间有什么关系吗?您觉得还会不会有其他的代数理论出现?

  Zelmanov教授:这个问题我们现在讨论起来比较复杂,一时难以阐述清楚。

  数学与软件科学学院陈光淦:您好,教授。我知道数学对于人类是非常重要的,而我们学校也有一条名言:“一切皆数”。您对这句话是怎么理解的呢?

  Zelmanov教授:在我们国家,数学是很受欢迎的。同时,美国、中国、俄罗斯等国家都会鼓励学生学习数学。我想,不论怎样,数学在将来的生活中都是很重要的。因此,政府也大力提倡学习数学。同时,在许多商业部门也大力支持发展数学。我很高兴人们有这样的意识,人们都很相信数学,认为数学是非常重要的。

  数学与软件科学学院陈光作为年轻研究者,有时我们在研究数学的时候,会出现无助感和困惑感。面对这些困境,我们应该怎么解决呢?

  Zelmanov教授:这些困惑都是很正常的。百分之九十九的学生在做数学研究的时候,都会感到困惑。你可以做许多的相关项目,用正确的方法换一个角度去思考和解决,然后你就会找到答案。但是,这是一个巨大的心理负担,需要有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

  数学与软件科学学院陈光数学是通向真理的途径。请问您对群论和几何之间的关系有何看法?

  Zelmanov教授:群论是数学领域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它不仅仅是属于几何或者物理,它和代数同等重要。我曾经听一个诺贝尔奖的获得者如是描述:我不知道上帝是否存在,如果上帝存在的话,他一定知道群论。他们之间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不可能孤立而谈。

  数学与软件科学学院陈光我从您的微博上了解到您对基因组学很感兴趣。您有关于解决基因组学理论的想法吗?

  Zelmanov教授:在19世纪,就有许多人提出了相关的一些理论。数论可以应用于很多领域,我想将来也可以应用于这一领域吧。

  数学与软件科学学院李俐玫:人们说,“当我们在交流的时候,就像在联系数学一样”。您是怎么认为的呢?

  Zelmanov教授:我想请问一下您的衡量标准是什么呢?论证是全身心投入的数学。论证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好方法,它让我们懂得如何去做。

  数学与软件科学学院舒级:尊敬的教授,您觉得本科生应该怎样做数学研究呢?

  Zelmanov教授:首先,他们应该参加一些学术讨论会,因为学术交流研讨会中,他们可以和其他学生一起交流讨论。然后,可以和你的导师讨论。而且,在中国,学生一般都会听取老师的建议,但是最终还是需要你自己做决定。尊敬不是一味地去顺从,而是要有自己的想法。

  物理与电子工程学院苏威:您在您的ppt上提到了纠错编码,您可以推荐一些相关的书籍吗?

  Zelmanov教授:这类书籍有很多,你只要把名称输入搜索引擎,就可以查到相关的很多书籍。

  数学与软件科学学院杨晓梅:众所周知,数学很难。如果学生想成为数学家,他们应该怎么做呢?

  Zelmanov教授:下面我说的仅仅是个人拙见。数学就是一个关于问题的科学。如果一个学生想成为数学家的话,首先他应该学会解决课堂上的问题,然后再解决其他一系列的问题,其次就是关于读研以及选导师的问题。你应该选择你已经被录取的最好学校去读研究生。在研究生阶段,你将会跟随你的导师去参加很多学术研讨会,你将会有很多机会和时间去思考和讨论。同时,你将会建立起自己的评判标准。最后,对于一个数学家而言,他应该具备长时间思考问题的能力。作为一个数学家,应该是一个健忘者,忘记过去的失败,不断地去反思自己。在我15岁时,我的一个著名数学家老师,给予了我一个重大的启迪。别人用一天思考的东西,我会用一周去思考。别人用一周思考的东西,我会用一个月去思考。别人永远不会思考的东西,我会花三年时间去思考。因此,数学家不是要快速思考,反应灵敏,而是要每一个细节都考虑得很透彻。

  数学与软件科学学院宁锐:您可以给我们阐述一下狭义博尔德理论吗?为什么这个理论这么重要呢?

  Zelmanov教授:这是一个关于有穷群和无穷群的理论。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你需要把一些相关的复杂理论结合起来,从而促使你的研究得以成功。

  数学与软件科学学院黄柯:教授,您能告诉我您是怎样平衡您的研究和生活?

  Zelmanov教授:作为一个数学家,这并不是他的初衷,但是他还是要不停地思考。不论是在看电视,看书,还是听音乐,我们都需要不断地思考。一天要思考几个小时,并不是我自己能决定的。我必须要不停思考。

  数学与软件科学学院林诗雨:我想知道我研究的问题是否有很大的价值,您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呢?

  Zelmanov教授:我刚刚提到了一个关于数学很重要的因素。第一个因素,是你要不停地思考。另一个则是,你要懂得如何选择你研究的方向。如果你不知道怎么选择你的研究方向,那么解决这个问题的可能性就很渺小。这所有的问题都需要你自己去找到一个平衡点。

  数学与软件科学学院王春林:既然您获得了菲尔兹奖,那么数学对于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Zelmanov教授:数学在我心中,占有很大的地位。因为数学让我感受到了生活充满了无限可能与乐趣。鉴于此,我才能拿到菲尔兹奖,即数学界的诺贝尔奖。

  数学与软件科学学院陈园:您认为数学在中国俄罗斯,甚至全世界又会有怎样的发展呢?

  Zelmanov教授:你的问题有点意思。未来的数学,不是中国、俄罗斯或者美国的数学,所有的数学,无论人们在哪里,都可以学到。数学是一个大家庭,尽管世界各地人们说的语言不同,但大家都会更好的了解彼此,因为天下数学是一家,所以数学无国界。

( 阅读:2452人次 )